<pre id="bvqt4"></pre>

<table id="bvqt4"><strike id="bvqt4"></strike></table>
    1. <acronym id="bvqt4"></acronym>
      <table id="bvqt4"><strike id="bvqt4"></strike></table>

      疫情沖擊下,頻頻受阻的南非核電計劃迎來發展轉折點?

      2020-05-13 16:57  來源:第一財經    曾愛平  南非核電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發展中國家研究所曾愛平研究員認為,經濟衰退、政策不穩定、環保問題將阻礙此次南非核電計劃的開展。復旦大學國際關系與公共事務學院鄭宇教授認為,南非政府雖有意推動核電計劃,但對于企業而言,投資南非核電項目仍將面臨不小的政治經濟風險。


      新冠疫情讓本已疲軟的南非經濟再受重創。

      為提振經濟,南非礦產資源和能源部長曼塔謝(Gwede Mantashe)近日表示,南非將啟動2500兆瓦核電站建設采購融資計劃。雖然該計劃較去年提出的9600兆瓦裝機容量有所降低,但如果該計劃成型,其投資總額將占到南非2019年國內生產總值(GDP)的近8%。

      2019年,南非GDP僅增長0.2%,為金融危機以來最低值。受大宗商品價格下降及國內封鎖政策影響,南非財政部估計,今年該國GDP或收縮16.1%。

      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發展中國家研究所曾愛平研究員認為,經濟衰退、政策不穩定、環保問題將阻礙此次南非核電計劃的開展。復旦大學國際關系與公共事務學院鄭宇教授認為,南非政府雖有意推動核電計劃,但對于企業而言,投資南非核電項目仍將面臨不小的政治經濟風險。

      南非核電計劃為何頻頻受阻?

      南非政府提出核電站建設采購融資計劃并非首次。2011年,為滿足國內不斷增加的電力需求,南非政府推出了國家綜合資源計劃(IRP):在2030年前,至少實現50000兆瓦新增裝機容量,9600兆瓦來自核電。屆時,核能將占南非總發電量的25%。

      但是,此后該核電計劃頻頻受阻。2013年、2016年,幾經修改的IRP均遭國會否決。2015年,南非時任總統祖瑪曾兩天內換了三位財政部長,也與核電建設有關。直到2019年,IRP修改案才最終通過,核電計劃得以重啟。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發展中國家研究所馬漢智助理研究員告訴第一財經記者,近幾年南非核電計劃招致各方反對,原因主要有四點:第一,核電項目建設和運營成本高,國家財政難以支撐。第二,南非其他發電能源豐富,清潔能源和天然氣發電簡單易行且價格低廉。第三,南非生產的電能部分多用于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出口,該地區生產落后,需求受抑制。第四,因環保問題提出反對。

      為避免此次2500mw核電站建設計劃再次受阻,曼塔謝表示,與以往相比該計劃將有三點不同:南非政府不會立即要求國家提供資金;在開發核能的同時,將一同開發風能、太陽能等可再生能源;只有在市場上有核能需求時,才會繼續開展核能計劃。

      在鄭宇看來,此次南非政府重提核電發展計劃,有一定的必要性和可行性。他表示,首先,南非政府有意改變其過于依賴煤炭的能源結構。目前,以煤為燃料的火力發電仍是其主要的發電方式,占發電總量的90%。

      其次,南非國內對電力有巨大需求,電力短缺一直制約南非的工業生產。2007年,南非因電力短缺首次限制工業領域供電,南非礦業不得不壓縮產量,因此失去了保持了一百年的世界最大黃金生產國的地位。截止目前,南非仍沒有解決電力短缺的問題。2019年,南非國家電力公司(ESKOM)多次拉閘限電。

      此外,南非還擁有發展核電的基礎。南非擁有豐富的鈾礦資源,掌握著先進的卵石床模塊反應堆技術。目前,南非是非洲唯一一個擁有核電站的國家。

      此次核電計劃能否成型?

      為推動此次核電計劃成型,除上述三點計劃外,曼塔謝還表示,南非政府歡迎私人企業參與。南非礦產資源和能源部將在建造、運營和轉讓的基礎上,授予企業開發核電站的權力。

      不過,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的數位專家并不認為曼塔謝提出的2500mw核電站建設計劃能如期進行。

      在政治方面,鄭宇認為,電力行業是一個高度政治化的行業。南非對繼續發展核能還是轉向再生能源一直搖擺不定。

      在2019年宣布將繼續發展核電計劃時,曼塔謝曾表示,“電荒恐懼”正在南非全國蔓延,南非政府要對國家能源結構做出最適當的調整和監督,核能無疑將在其中占據一席之地。但是,南非國內“不需要核能”的聲音仍然很多。2014~2015年間,Koeberg核電站曾發生過三次核廢料泄漏。

      在經濟方面,馬漢智認為,疫情導致南非經濟衰退,其經濟狀況難以支持核電項目發展。

      他表示,從宏觀層面上看,疫情導致南非財政困境進一步加劇。國際評級機構穆迪已將南非的主權信用評級從Baa3降至Ba1,評級展望保持在“負面”。從產業層面上看,電網電力傳輸、接納和容納能力不足的缺陷,制約新發電產能。從公司層面上看,ESKOM近年來債務累累、危機頻現。

      值得注意的是,在南非核電發展的歷史上,外資歷來扮演重要角色。20世紀70年代,法國阿?,m公司成為南非核電最早的開拓者。此后,英國、俄羅斯、韓國和中國資本相繼進入南非核電市場,并購、BOT、PPP為常見的三種注資形式。

      南非對外資態度友好,已頒布包括《外國投資補貼》在內的多項優惠政策。在美國的“電力非洲倡議”中,南非也是重點國家。不過,由于近幾年南非核電政策反復不定,外資深陷泥潭,法國、俄羅斯等資本已紛紛撤離。

      此次南非2500mw核電站建設計劃能否會將這些外資重新吸引回南非?對此,鄭宇認為,新冠疫情已嚴重沖擊南非經濟,今后幾年的債務負擔都很高,投資的政治經濟風險都很大。

      不過,曾愛平表示,此前,中國光伏企業在南非投資有一些較為成功的案例,如英利集團、晶科能源等。南非電力領域的投資環境雖不樂觀,但仍要具體情況具體分析。



      圖為技術

      深圳核博會

      中國核電網


      推薦閱讀

      97精品国产品国语在线不卡
      <pre id="bvqt4"></pre>

      <table id="bvqt4"><strike id="bvqt4"></strike></table>
      1. <acronym id="bvqt4"></acronym>
        <table id="bvqt4"><strike id="bvqt4"></strike></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