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bvqt4"></pre>

<table id="bvqt4"><strike id="bvqt4"></strike></table>
    1. <acronym id="bvqt4"></acronym>
      <table id="bvqt4"><strike id="bvqt4"></strike></table>

      俄羅斯的非洲核電計劃

      2021-09-11 12:53  來源:嘿嘿能源heypower    核電規劃  南非核電  庫貝赫核電站  俄羅斯核電

      二十多年來,俄羅斯一直努力幫助非洲克服能源短缺,但收效甚微。但如今在歐盟(EU)的財政支持下,兩個國際組織被選為非洲大陸電力系統總體規劃(CMP)開發的建模合作伙伴,這兩個組織將牽頭制定一項電力總計劃,幫助非洲大陸獲取穩定、負擔得起和可持續的電力供應。


       
      二十多年來,俄羅斯一直努力幫助非洲克服能源短缺,但收效甚微。但如今在歐盟(EU)的財政支持下,兩個國際組織被選為非洲大陸電力系統總體規劃(CMP)開發的建模合作伙伴,這兩個組織將牽頭制定一項電力總計劃,幫助非洲大陸獲取穩定、負擔得起和可持續的電力供應。
       
      1、非洲能源區域電力池
       
      在這項電力總計劃中,非洲利益相關方都將發揮作用,確定發電和需求方面的盈余和赤字區域/國家,以及在整個非洲擴大清潔發電和輸電基礎設施的最具成本效益的方式。
       
      在歐盟可持續能源技術援助基金(TAF)的兩年協商過程之后,非洲各國能源部長責成非洲聯盟開發署(AUDA-NEPAD)牽頭制定總計劃。
       
      東部和南部非洲是幅員遼闊、地理多樣的地區,人口迅速增長,能源需求不斷增加。
       
      根據總體規劃,設置兩個區域電力池。在“可再生能源規劃與前景:東部和南部非洲”報告中,研究評估了兩個區域電力池(稱為東部和南部非洲電力池)的長期能源計劃,并發現該區域擁有高質量、高成本效益但利用不足的風能和太陽能資源。
       
      實際上,非洲正在尋找替代能源,以開始下一輪工業化。
       
      2、金融挑戰
       
      科貝格核電站(Koeberg),1984年投產,電站功率2000 MW,約占南非裝機發電量的5%,由南非國有電力公司Eskom運營,兩個壓水堆。(圖源:Creative Commons / Pipodesign Philipp P. Egli)
       
      在蘇聯解體后的過去二十年中,俄羅斯在非洲的核能外交一直處于十字路口。
       
      非洲各國為了找到電力短缺的解決方案,一些非洲國家對采用俄羅斯核能表現出興趣,并簽署了必要的法律文件,但缺乏迅速實施和最終實現所需的資金。
       
      俄羅斯和非洲在核能合作領域面臨著許多挑戰。
       
      首要問題是金融。
       
      加拿大百年學院盧旺達-加拿大國際發展教授大衛·希巴拉(David Himbara)在電子郵件采訪中寫道:“盧旺達的年度預算為30億美元,而建設核電站的成本不低于90億美元,相當于盧旺達的全部國內生產總值。”
       
      目前,所有非洲國家都面臨嚴重的能源危機。撒哈拉以南非洲13億人口中有6.2億人沒有生活用電。正是在這種情況下,幾個非洲國家正在探索核能,作為解決辦法的一部分。
       
      整個非洲大陸只有一座核電站,即南非的科貝格核電站(Koeberg)。
       
      Himbara說,“在所有對核能感興趣的非洲國家中,除了南非,迄今為止沒有一個國家通過初步可行性研究、項目成本計算和融資模式的階段。”
       
      但是,南非與俄羅斯簽訂的760億美元的核電建設協議與雅各布·祖馬的下臺一起崩潰,當時俄羅斯和祖馬政府秘密談判了該協議,事實上,這類公司項目必須由議會討論和批準,并且必須通過國際招標程序。
       
      2014年,俄羅斯和南非簽署了一項關于核領域戰略伙伴關系的政府間協議。該協議特別規定,最多可建造8個核電站發電機組。
       
      “核廢料會堆積起來,他們會把它放在哪里?撒哈拉沙漠?美國總是試圖將核廢料儲存庫強加于一些貧窮或土著社區,一旦失敗,廢料就會不斷堆積在反應堆現場,造成越來越大的環境風險,”Himbara說。
       
      3、其他領域合作
       
      外交部長謝爾蓋·拉夫羅夫(Sergey Lavrov)在2018年3月接受《非洲之家》雜志采訪時表示,非洲擁有豐富的原材料資源,包括高科技發展和新技術研發所需的各種原材料資源。除采礦業外,俄羅斯和非洲國家還在高科技領域進行合作。
       
      對非洲能源部門來說,Rosatom也正在考慮其他一些促進非洲發展的項目,例如在贊比亞建立一個核研究和技術中心,尼日利亞也有類似的項目。與加納、坦桑尼亞和埃塞俄比亞的合作前景良好。關于南非核電站建設的談判仍在繼續。
       
      贊比亞駐俄羅斯聯邦大使Shadreck Luwita告知,該項目的設計、可行性研究和批準過程已經與贊比亞完成。
       
      該項目的選址已確定,預計將在2018年下半年之前正式開工。不過,這項工程落地仍然遙遙無期。
       
      此外,他確認,俄羅斯人設想通過人力資源開發,在這一大規模項目的開發過程中進行技術轉讓。
       
      目前,有一些贊比亞國民正在俄羅斯學習核科學。
       
      贊比亞政府最有希望達到的目標是,在該項目投產后,根據南部非洲發展共同體電力池框架安排,該發電廠產生的多余電力可以出口到鄰國。
       
      俄羅斯承諾在贊比亞建造100億美元的核電站。
       
      2020年2月,聯邦委員會(上院或參議院)主席瓦倫蒂娜·馬特維延科(Valentina Matviyenko)率領俄羅斯代表團進行了為期三天的互訪,旨在加強與納米比亞和贊比亞的議會外交。
       
      在贊比亞會見總統和其他高級立法者時,她對由于財政問題推遲建設核科學和技術中心表示遺憾。
       
      提交給俄羅斯總統的財務請求需要相關部委仔細考慮。不過,她希望俄羅斯和贊比亞能夠共同找到促進資金投入的方案,以啟動核科技中心的建設。
       
      這不是一個孤立的案例。從各種跡象來看,俄羅斯希望把核能變成一個主要的出口產業。俄羅斯與非洲國家簽署了許多協議,其中許多國家沒有核能發展的基礎,包括盧旺達和贊比亞。
       
      4、埃及核電
       
      2015年11月,俄羅斯與埃及就核電廠建設項目簽署政府間協議,建設埃及首座核電站埃爾達巴核電站(El Dabaa),電站包括4臺俄羅斯VVER-1200機組,總裝機容量4800 MWe。
       
      此外,俄羅斯計劃在埃及建造大型核電站,為馬格里布地區服務。
       
      在索契峰會的新時代到來之際,普京和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Abdel Fattah Al-Sisi)簽署了一項協議,在港口城市亞歷山大港以西的地中海海岸的埃爾達巴(El Dabaa)建立四座核電站,一座研究反應堆已經在那里停了多年。
       
      這項協議是在普京和塞西舉行會談之后簽署的,雙方都表示對俄羅斯將幫助建設該國第一座核設施抱有很高的希望。
       
      埃及于1954年開始其核計劃,并于1961年獲得了由蘇聯建造的2MW研究反應堆。
       
      然而,幾十年來,Rosatom一直在制定擴建該基地的計劃,以提供燃料、人員培訓和建設必要的基礎設施。
       
      核電站的四座大樓將耗資約200億美元。能源與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安東·霍洛普科夫(Anton Khlopkov)和研究助理德米特里·科努霍夫(Dmitry Konukhov)共同向瓦爾代討論俱樂部(Valdai Discussion Club)撰寫了一份報告,指出埃及核項目的成功取決于三個關鍵因素。
       
      這些因素包括,埃及的政治穩定和安全局勢,反映該國經濟狀況的可行融資機制,以及政府確保埃爾達巴(El Dabaa)當地居民對該項目的支持力度。
       
      El Dabaa是1980年代埃及第一座核電站的選址點。
       
      5、加納核電

       
      2019年7月,加納低濃鈾研究堆暨國際微堆培訓中心和放射醫療科學實驗室落成(圖源:網絡)
       
      事實上,加納也有著類似埃及的核電站建設的遙遠夢想。
       
      2015年6月2日加納與俄羅斯簽署協議,俄羅斯建設1000 MW核電站反應堆的最低成本為42億美元。加納議會尚未最終確定融資計劃,根據加納原子能委員會的說法,從現場可行性研究到第一臺機組的調試大約需要八到十年的時間。
       
      正如當地媒體報道的那樣,加納為實現經濟增長和發展而進行的工業化進程加快了在未來十年內在該國建立核電的計劃,這意味著到2029年,并向西非次區域的其他國家出口多余的電能。
       
      根據國家核電計劃的路線圖,加納的工業化議程可能無法在納納·阿多·丹克瓦·阿庫福·阿多(Nana Addo Dankwa Akufo-Addo)政府的領導下實現,該計劃將于2023年開始建設,并于2030年將核能注入手中。
       
      Rosatom與非洲國家簽署了大量的諒解備忘錄和協議,包括南非、尼日利亞、加納、肯尼亞、盧旺達、坦桑尼亞、贊比亞和其他國家,不過蘇聯解體近三十年后,非洲還沒有一座核電站建成。
       
      6、非洲其他能源可能
       
       
      一些人仍然主張在非洲尋找替代能源。
       
      丹夸研究所(Danquah Institute)的創始人兼執行董事加比·阿薩雷·奧切爾·達爾科(Gabby Asare Otchere Darko)在一封電子郵件中寫道,“非洲需要專業知識、知識轉讓以及能夠幫助非洲發展基礎設施的資本,增加其兩大關鍵資源的價值:自然資源和人力資本。”
       
      雖然俄羅斯在能源發展方面有著豐富的專業知識。
       
      “但是,俄羅斯是否有勇氣承擔停滯不前、耗資80-100億美元的剛果河英加3號(Inga 3)水電站項目?這類發展項目可以向非洲領導人和政府發出一個明確的信號,即俄羅斯確實已經做好了商業準備。”他說。
       圖片
       
       
      以剛果民主共和國的大因加大壩為例,非洲的可再生能源潛力巨大。英加水電站是世界上最大的擬建水電站。發展一個覆蓋整個大陸的電力系統是一個宏偉的愿景。大因加3號預計發電量約為40000MW,幾乎是20座最大核電站的兩倍。
       
      Collyer說:“預計非洲將轉變為未來的全球發電站,因此我們倡導多樣化的能源組合,利用包括可再生能源和核能在內的所有可用資源,以確保氣候適應性和環境安全、社會公平和供應安全。”
       
      一些研究人員和專家堅信并進一步估計,與發展可再生能源或其他能源以解決非洲能源短缺的成本相比,考慮核電建設成本,特別是其相關的高風險,核電更加無意義。


      圖為技術

      深圳核博會

      中國核電網


      推薦閱讀

      97精品国产品国语在线不卡
      <pre id="bvqt4"></pre>

      <table id="bvqt4"><strike id="bvqt4"></strike></table>
      1. <acronym id="bvqt4"></acronym>
        <table id="bvqt4"><strike id="bvqt4"></strike></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