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bvqt4"></pre>

<table id="bvqt4"><strike id="bvqt4"></strike></table>
    1. <acronym id="bvqt4"></acronym>
      <table id="bvqt4"><strike id="bvqt4"></strike></table>

      錢三強和王淦昌都是他的老師

      2022-05-27 15:51  來源:中國核工業    王乃彥  核工業

      在眾多的核工業功勛人物和院士中,王乃彥的人生經歷好像特別豐富。他的命運軌跡,一次次被機遇和自己改寫。


      在眾多的核工業功勛人物和院士中,王乃彥的人生經歷好像特別豐富。他的命運軌跡,一次次被機遇和自己改寫。

      所有他經歷的人和事,在他講來都蒙上了一層神奇的色彩——這可能并不僅僅因為他的經歷本身,而在于他的性格。他在科學的理性之外,還洋溢著對世界的浪漫情懷和不斷學習的激情。

      他走到哪學到哪,活到老就學到老。哪怕只是生活中的細節,他在多年后都記得清楚。

      偷撥時鐘被發現

      王乃彥的家鄉是福建省福州市。他讀小學的時候,福州被日本占領了,他跟著父親退到了沙縣,在沙縣師范附屬小學讀書。

      學校安在一座破廟里,把菩薩請走,就成了教室。風吹起來廟里漏風,到冬天的時候很冷。黑板,是從鍋爐里弄點煙灰和膠拌在一起,涂在刨平的木頭上。廟里沒地方活動,老師就帶他們去沙堤和河灘,在外面做各種游戲。

      只有兩位老師:一位是校長,教數學;還有一位是校長夫人,教音樂。就在這里,王乃彥說自己“受到了很好的教育”。

      王乃彥坐在第一排中間的位置。校長拿一個馬蹄鐘讓他負責打下課鐘,其實就是用一個鐵塊兒去敲。

      到冬天,年紀大的學生就教王乃彥“使壞”,叫他早一點把鐘往前撥,提前下課去曬太陽。曬太陽的時候又把鐘給撥回來。

      老是這么干,校長就覺得不對頭。有一次上課,王乃彥正偷偷撥那個鐘,一下子就被校長看見了。

      下課的時候,校長就把他帶到辦公室,摸摸他的頭跟他說:“小孩子一定要誠實,不能搞欺騙的事啊。”這是他關于誠信的第一課。

      掛紅花、騎大馬的夢沒成

      王乃彥讀完小學,抗日戰爭已經勝利。他回到福州,上了福州市第一中學。

      1949年8月7日福建省福州市解放,王乃彥在1950年5月加入了新民主主義青年團,也就是現在共青團的前身。同年7月,他被送去參加了福建省團員干部訓練班。

      這個訓練班里大部分是北京、上海來的革命青年,他們隨軍南下,穿著新四軍的灰色軍裝,王乃彥“羨慕得不得了”,就向他們要一套。因為他年紀小,給了他一套最小號的。他覺得非常神氣,一直穿到上北大。后來到大學不穿了,他就拿去海淀的一家裁縫店改成了衣服的內襯。

      當時抗美援朝戰爭已經爆發,號召青年學生參軍,從訓練班回來的王乃彥立刻報了名。他很激動:“只要上面一批準,胸口掛一個大紅花,騎上大馬就走了。”

      沒想到命令下來,所有報名參軍的同學一律改為參加土地改革。


      王乃彥給學生們授課

      “政工干部并不缺乏,科學人才是國家急需的”

      到了農村,“老農才厲害,不規則的土地繞著走一圈,報出來是5分,量出來就是5分左右。”王乃彥跟著學,到后來報出來的結果也八九不離十。

      除了幫農民分土地,王乃彥還幫他們修水利。土改工作干了1年零2個月,他被評為福州土改工作一等功臣。年紀小、工作出色,當時缺乏年輕知識人才的福州市委就注意到了他,希望他能到市委去工作,給領導當秘書。

      王乃彥對這個選擇不無動心,就向自己所在工作組的組長孫作青征求意見。

      孫作青說:“你來自知識分子的家庭,毛主席已經提出了‘向科學進軍’的口號。政工干部,我們軍隊里面多得很,并不缺乏,但是將來要去攻克科學堡壘的人,才是國家急需的。”

      這番誠懇的話,直接決定了王乃彥的選擇,甚至可以說改變了他一生的命運。

      123456789全做

      王乃彥在土改結束后回到省一中,因為已經1年多沒上課,學校說他必須補考才能接著上學。

      利用中午時間,數學和物理老師輪流給王乃彥“開小灶”補課。因為他好學,老師們樂意幫王乃彥補課。老師說習題做1357,他都是123456789全做。

      等補考完了,班主任告訴他,成績還是名列前茅。

      正要進入高三,又有了第二次參軍機會。王乃彥夢想重燃。但這一次也沒走成,王乃彥在第一關身體檢查時就被刷下來了。因為他太瘦了,體重都沒超過50公斤。

      就這樣,王乃彥下定決心考大學。1952年,他與同班的5個同學一起考上北大物理系。

      轉入“北大六組”

      在北大物理系學完基礎課后,第3年要分專業。王乃彥最喜歡無線電電子學。這源自他跟高中物理老師林童雀學過組裝單管礦石收音機。

      王乃彥一心一意準備搞無線電電子學,還買了好多書,卻再次迎來命運的轉折——他被調到了原子能專業。

      當時國家作出了建立和發展中國原子能事業的戰略決策,所以從六所高校抽調了一批學生集中到北大學習,成立了“北大六組”。

      “‘北大六組’其實也在北大里,和我原來的同學就隔一條街,但不能告訴同學我到什么地方去了,和家里也不能講。”學習的課程都是保密的,筆記本和教材都是發的,筆記本上還印有編號。

      1956年,王乃彥從“北大六組”畢業,被分配到中國原子能研究所的錢三強小組。


      錢三強(右二)王乃彥(右三)與眾人合影

      錢大師指點

      在錢三強的領導下,王乃彥開始用中子飛行時間法研究中子能譜。當時蘇聯援助建了一個反應堆,他就在那上面研究。

      大學剛畢業的王乃彥,很幸運地到了這個先進的項目里接受訓練,并得到大師的指點。“我那時候喜歡理論,對實驗不太重視。錢先生聽我做報告后,鼓勵我要鉆研理論,也要重視實驗。”王乃彥說。

      1959年,他做出了一批中子能譜的參數,和美國在日內瓦會議上發表的參數基本一致。這是中國發表的第一批中子核數據。

      錢三強很滿意,叫王乃彥填表,準備把他送到蘇聯的杜布納聯合核子研究所去。

      “我選的人就是具有副博士以上水平的人”

      杜布納聯合核子研究所當時是社會主義陣營聯合的一個研究所,中國出了25%的錢。中國第一批派去的工作人員有王淦昌、周光召等十幾人,主要是研究高能物理和理論物理領域。對方希望也能派中子物理方面的人去,錢三強就想到了王乃彥。

      沒想到申請書發過去不久,卻被退回來了。對方表示:希望你們至少派一個副博士以上水平的人過來。

      但錢三強又把王乃彥的材料給寄回去了,并且告訴對方,他選的人就是具有副博士以上水平的人!


      王乃彥輔導學生

      “等他回國的時候你就知道了”

      到了杜布納聯合核子研究所,王淦昌陪王乃彥去見了實驗室主任弗朗克院士——也就是一開始拒絕他申請的人。

      在杜布納聯合核子研究所舉行成員國全球代表會時,錢三強來了,會后提出要參觀中子物理實驗室。弗朗克就讓王乃彥在中子100米飛行站上等著。

      錢三強看到了王乃彥,就問弗朗克:“王在你這兒工作,你滿意不滿意?”

      弗朗克答道:“王工作得很好,今年年初剛獲實驗室的一個獎,我和他的組長都很滿意。至于他到底怎么樣,等他回國的時候你就知道了。”

      “并不是我說的每一句話都對”

      王乃彥說,弗朗克是個真正的學者。作為院士、諾貝爾獎獲得者,他還經常到實驗室去查看記錄實驗的筆記本,看完以后會問些問題。

      弗朗克一到實驗室,王乃彥一下子就站起來,弗朗克說:“我非常感謝你對我的尊敬,但是年輕人,并不是我說的每一句話都對。我如果都聽我老師的話,我的諾貝爾獎就得不到了。”

      后來王乃彥出去做報告,總是說他有兩個老師,一個王淦昌,一個弗朗克。

      后來中蘇關系破裂,中國退出了杜布納聯合核子研究所,王乃彥也就回國了。在杜布納度過的這6年,對他來說是一段寶貴的經歷。


      王乃彥與家人合影

      結婚都不是自己去領的證

      王乃彥和愛人結婚時,因為他在短期回國學習班學習沒法請假,不能親自去領證。他愛人隨便找了一個同學去辦了結婚手續。

      1965年回國后,王乃彥被分配到了九院,去了青海金銀灘基地,他非常高興。當時王乃彥有了一個女兒,但正好妻子也要去山西參加農村社會主義教育運動,兩口子都不在家,就把女兒送去中聯部的一個朋友那里寄養。

      青海是邊區,王乃彥的工資翻了一倍,吃飯基本不要錢。王乃彥就把工資的一大半寄給了這個中聯部的同志:“我在青海要那么多錢沒有用,不用買很多東西。”

      這個朋友很疼愛王乃彥的女兒,但有一次騎自行車帶她的時候,小女孩把腳擱了進去,整個腳背被車輪的鋼絲絞住了。王乃彥得知后非常揪心。

      他出差回來看女兒,“我女兒管中聯部這個同志叫爸爸,管我倒叫叔叔。”直到王乃彥的妻子從山西回來,才把女兒領回身邊來帶。


      王淦昌(左)與王乃彥(右)合影

      “要知道為什么成功,為什么失敗”

      在青海草原,王乃彥聽理論部的鄧稼先、于敏講氫彈的理論模型。而他要思考怎樣在實驗場上做熱試驗,并通過試驗證明它可行。

      王乃彥和同事準備了試驗方案,向理論部匯報。鄧稼先、于敏對他們提出要求:“老王,如果實驗成功,那是皆大歡喜。但是成功了,我們也要知道為什么成功;退一步想,如果實驗失敗了,也要知道為什么失敗。”

      院領導說:“你要什么條件,只要中國有,我都給你搞。”王乃彥他們壓力很大:“萬一實驗失敗了,卻什么原因都找不到,那還得了?!所以我們真的是拼命干。”

      1966年12月,即將開始中國氫彈原理試驗。冬天的戈壁灘,冰天雪地,一講話胡子就結霜,眼鏡片都模糊了。在核爆塔上完成準備工作的最后一道工序后,王乃彥和同事把窗戶擦干凈,涂上防霜油,最后一批從塔上下來。

      起爆后,地動山搖,試驗成功了。但是為什么成功?必須拿數據來說話。

      王乃彥等7個人需到距離爆心500米、1000米、1500米處去拿膠卷。但因為剛爆完放射性劑量太大,暫時不允許進去。

      1967年的元旦,王乃彥與同事們就住在帳篷里,天天打電話,問指揮部是否可以進去回收膠卷,擔心再不回收的話膠卷就毀了。指揮部一直說不行。

      過了大概10天,指揮部說可以進去了。王乃彥他們高興極了,沒有考慮個人安危,立即準備進去。

      他們是第三梯隊。第一梯隊是防化兵,第二梯隊是工兵,沿路測量放射性,設置警戒線。“工兵進去的時候我們已經處在警戒線上,看到工號門前的沙袋全都被吹得一塌糊涂,鐵門被沖擊波壓得整個變形了。”解放軍拿著鐵鍬把鐵門給撬開。“他們吃了很多劑量,因為打先鋒的都是他們。”

      門開了,王乃彥他們往里沖。7個人分乘兩輛吉普車,沖擊波沖得土路都是坑坑洼洼的。他們用最快的速度往里沖,以減少受輻照的劑量。

      沖到洞口,再沖進暗室,暗室里雖沒有光,但他們之前都經過訓練,在黑暗中可以非常熟練地把膠卷從照相機里面取下來,塞在鉛罐里面,用最快的速度跑出來。

      他們拿到的試驗結果,不僅證明了當量比原來理論設計的要大,而且知道了原因。王乃彥在北京向理論部匯報,匯報完以后于敏特別高興,握著他的手說:“老王啊,做這個實驗的時候,我心里還有點害怕?,F在我心里終于踏實了。”

      “英語怎么算過關?就是要隨便講什么都可以”

      王乃彥被選為院士以后,不久又被派去參加泛太平洋地區核理事會的選舉。

      當上中國核學會副理事長后,王乃彥重新開始學習英語。“要接待外賓了,就想我要跟他聊什么,要用的詞語都準備好,結果根本不行。英語怎么算過關?就是要隨便講什么都可以。你老跟人家說客套的話,根本建立不起感情。”

      60多歲的王乃彥,買了磁帶和教材,每天抽出5個小時學英語:他早上5點半起來學1個小時,上下班來回近1個小時,中午休息有1個小時,晚上9點前把所有的活動都結束,再學到11~12點。家里放著大大小小很多的收音機,他“走到哪兒學到哪兒”。

      兩年后,王乃彥從副理事長升為理事長,用英文發表就職演說。講完了,全場掌聲如雷。從臺上下去后,秘書長麥克(美國人)擁抱他說:“王,我不知道你還有外交才能!”

      原標題:《曾經想“掛紅花、騎大馬”,后來卻被調到錢大師的“北大六組”》

      作者:核芯報道工作室 李春平

      來源:中國核工業



      圖為技術

      深圳核博會

      中國核電網


      推薦閱讀

      97精品国产品国语在线不卡
      <pre id="bvqt4"></pre>

      <table id="bvqt4"><strike id="bvqt4"></strike></table>
      1. <acronym id="bvqt4"></acronym>
        <table id="bvqt4"><strike id="bvqt4"></strike></table>